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资讯

打破超薄记录的腕表-伯爵

 Philippe Leopold-Metzger-为历峰集团旗下的伯爵表和卡地亚品牌效力了二十多年,并从1999年以来一直担任伯爵表的首席执行官,直到2016年退休。最近本刊美国编辑巧遇他,谈及往事,他透露了部分情况:
关于美国

“我们在美国市场做得不错,但是这个市场不太一样,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。我们的做法是地域化而不是全国化。我们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大纽约区、加州、佛罗里达州,小部分在波士顿。我觉得我们在增长。如果你看看过去几年的数字,就知道情况还不坏。美国向来是伯爵表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市场。

现在我会说,美国在伯爵表的销售百分比的比重下降了,但是我们坚信有一天会大幅上去的。这是资源分配的问题。这很难,因为我们既要保住伯爵在亚洲的份额(品牌有一半销售额来自中国大陆),同时又要在欧洲保持强势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我们在美国很强,当时我们推出了Polo:那是一款美国产品。美国近些年占伯爵表销售额的百分之六到七。要达到10%以上应该是合情合理的。我想说,只要美国市场还没有做强,伯爵的工作就还没有结束。”

同时迎合男女口味

“在2010年以后,如果专业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关于手表的技术文章,其中肯定会提到伯爵。但是如果刊登的是一篇关于珠宝表的文章,那肯定不会提伯爵。这很难保持平衡,就拿我们谈到的2013年来说:伯爵有一款重要的复杂表,一款超薄自动上链三问表,但伯爵同时还需要一款强势的女表,这就是平衡的诀窍。伯爵既是一家正统的高级制表商,也是一家正统的高级珠宝商。伯爵是独一无二的双面手。”

打破超薄纪录
“制造最薄机芯很了不起,但是别人总有一天会超过伯爵,那是肯定的。对此伯爵也不必担心。品牌制造的每一枚机芯都是最薄的或者几乎是最薄的机芯,这就足够了。伯爵享有超薄机芯大师的美誉,并且实至名归。在2013年时,以计时表为例,伯爵是5.65毫米,而陀飞轮则是3.5毫米,手动上链的为2.1毫米,自动上链的为2.35毫米。但是其中的蕴含理念是,当你制作超薄腕表时,就是制作优雅的腕表,这比个别的纪录重要得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