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资讯

伯爵-自主机芯的重要性

“有一点很重要,那就是当时,我想做到所有事情自己做,因为我对奢侈品有一个基本认识。一旦从事奢侈品行业,你就要把一切控制在你自己手中:设计、开发、制造,销售。伯爵表在历峰集团的全支持下,投资扩大生产并建立开发团队,那样产品才能大卖。这听起来合乎逻辑,却不是最有效的逻辑。最合理的思维是,你如何用尽一切可用营销手段把品牌做强。”
“当时,有些腕表品牌没有一件寸事是自己做的,却赢得收藏者的青睐。别我简直要发疯了。但是我要报仇,我一

定做得到。但这是一条曲折的路,因为伯爵的形象已经被定性为一个满是金子和珠宝味道的品牌。另一个可能的挫败就是假如有个家伙走过来说,‘ Leopold- Metzger脑子有病,伯爵是这么好的珠宝表啊。他过于自我为中心,却忘记了珠宝表的业务。’显然我不会这样。”

超薄不是时髦
“人们都说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优雅,人们喜欢更薄的腕表,在我看来就是狗是市场变大了,有了更多细分空间,谢天谢地,超薄细分市场回归应有的地位。它是市场的一部分,而如今的男性,即使像我这一代人,极有可能拥有四五块表。这么一来,你可以想象有的人有一块超大表、一块大表、一块厚、一块薄—用于在不同的场合佩戴。超薄因此会恢复其崇高的地位…但是更多人还在购买大尺寸手表。超薄在提高地位,但是不以损害别人为代价。”
中国没有危机
“香港是一个存货有些过剩的市场。但不是说伯爵会失去那块市场。道理通常是一样的:有了限量版的好产品,无论生产多少都是不够的。中国经济终将会减速,这是毋庸置疑的,但依然有巨大的财富创造量。有时候大城市是增长最慢的,因为对于一个上海人来说,如果他想花掉100,000美元,就值得坐飞机去香港或巴黎看一看。所以品牌也很难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,但也无所谓。”